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

2014-03-11 灑糠、打田、救小狗



        昨晚接到電話,約好七點要去接打田的業主。早上五點開始備早飯和六點吃完粗飽,兵分兩路,我先去田灑粗糠,恒溫去巡水田看有沒有放到剛好的高度後就轉去業主家接人。守在業主家門口等半天,等嘸人,接到電話通知,業主改約時間,調頭回先去田裡等好了。又接到電話,又延一次,原來是先去大湖幫其它人先處理其它零散的兩塊。這一等就是半天過去。


        中午休息時在路邊發現的一隻小狗兩隻前腳受了傷,一隻掌完全截斷,另一隻掌心也爛了。怕牠行動力不好,無法覓食,就先去買塊排骨給它吃。伙伴也貼心地餵它水。看來還算親人,接下來要看工作結束後怎麼處理它。

        中午業主終於出現,這次沒有帶師傅來,是老師傅自己做細打和拖平的工作,原本以為中午來只能打好三分地,沒想到他不知道那根筋不對,硬是把我們的一分半和伙伴的五分半全部趕完。

大台的只能打田,沒辦法拖平。老師傅先自己來,待會兒再叫學徒來用小台的拖平。


打田後,機器走過的田梗,殘破不堪,需要再人力補回,田梗旁的田土因機器到不了,處理不到,所以還要人力把它挖回田間。感謝教官富厚大哥和伙伴的火力支援吶。

開始細打拖平。幸運的是,老師傅親自來,不是學徒來。否則拖不平,將來插秧和曬田就困擾了。




細打拖平好第一塊,進入第二塊田區。很明顯的對比,拖平過的田,漂亮平整,另一片還坑坑疤疤。


兩塊田都細打整平好了,水田呈現一片寧靜,心情變得好好。接下來就是等插秧了...


剛拖平好的地,田水慢慢沉澱,方才從回裡被挖出來的螺急著躲回田裡,或爬或挖,足跡爬滿整個田面。我的詩請畫意也在照好這兩張照片後收起。下去順著線圖抓螺。




打完收工,一看時間也已經晚上六點四十幾了。忙了一天,終於要結束了。憲忠和恒溫先送狗去醫院,聽說要截肢,醫藥費六千多,醫院好心地打了折扣,也取了個暱稱叫[黑色暴龍](黑色的毛加上兩隻短小的前腳)。因為牠已無法再戶外生活,憲忠義無反顧地接手領養,還想幫他裝義肢。還好狗兒有個完滿的結局。

徵心話:

農村生活是靠天吃飯,很多時候無法像在都市一樣。約好幾點就是幾點。要等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。天氣對了,才能打田,這時大家都要打,要機器沒問題、田裡水位要田土半露,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。業主要有時間。太多一關卡一關。不易啊。

總覺自己夠大夠懂事了,但每每還到關於生命的處置,還是會慌,心不定。想幫,卻總有一股隱隱的無能為力的軟弱之感。這時,就會覺得自己其實還只是個還沒長大小孩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