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4年3月15日 星期六

2014-03-15 (w0)插秧後的日常巡田

台中秈10-Day1        高雄145-Day3

        高雄145那一分田就在地主家隔壁。當初是地主打田後主動詢問要不要種,就意外承接下來了。這塊地有點特別,沒有螺,所以一剛開始就覺得很開心,可以輕輕鬆鬆。但第二次細打後就慢慢覺得不太對勁了。因為地主就住在隔壁,三不五時就會關注一下,細打後就會覺得地不夠平,所以只好再向代耕者要求重打拖平(不過地主會如此要求也是為我們好,地不平後續的水管理確實會麻煩許多)。打完之後又會覺得水太乾,太多.....插完秧之後又覺得沒有放水秧會死...等等。

        對於友善耕作[社會組]的我們,由於注重[社會觀感],對於老農、地主、厝邊頭尾的指指點點,有時會疲於應付。特別是當想要嚐試不同友善模式和慣行的農法不同,對於自己要面對答案的不確定性,又遭到週遭大家特別觀注指導時,就會很累。

        插秧後,相較於慣行的淹水,友善耕作由於怕螺把秧苗吃了,所以都把水放乾,只是這時週遭的老農伯仔就會指指點點說這樣苗會乾死,冷死(現論是出自於水可以保溫,讓苗不會因為氣溫不穩定,過於高、低影響生長)。所以基本上只要心理上忍得過去,螺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水太乾的問題,基本上稻原本是旱作,所以對友善耕作的人而言,會覺得只要田土不要乾到裂開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。


        另一個意外是鳥襲。原本一直認為這不是個什麼問題,不過就是鳥在田間走來走去啄啄蟲子嘛,多麼一幅詩情畫意的景象。為什麼大家那麼計較紅冠水雞、水鴨...的存在呢..有些慣行還下藥毒殺呢?不解!!直到今天看到田裡一堆的腳印和亂七八糟的秧,才知道,這些鳥的厲害。根本就是拉起來甩嘛。不過心裡想想,其實也沒關係啦,不過就是再補秧而已,不然沒事幹也不過就是到處串門子嚼舌根,沒什麼正經事,不如在田間舒活筋骨。

 鳥襲     Orz





        關於田邊挖溝。一開始楊大哥建議我們在還沒插秧時,在打完田後趁田土軟爛趕快沿著田梗邊挖溝,讓將來曬田放水時,或下大雨需要快速洩水時,能快速放乾。我雖然有聽進去,但一直覺得這沒有很緊急,大多時間還是在撿螺,有空才去挖一小段。直到插完秧要把田水放乾,發現有些地方就是乾不了(地不夠平),才知道那個溝真的重要。只是當時秧己經插進去了,要沿著田梗邊再挖溝實在礙手礙腳不方便,加上已經放乾田水了,土變得更硬黏,走在田間變得困難,乾的田土不好挖,這時,真是懊惱啊,當初怎麼不早一點做呢。


田梗邊挖溝排水,對不平的田地,很重要哇。



徵心話:

開開心心做農夫雖然賺不到什麼錢,但是能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態度、方式。如果連這都不能做到,做農就實在沒什麼意思了..但是...身為社會組的困擾啊,唉呀呀....唉呀呀...還是得注意社會觀感...唉呀呀...唉呀呀
       我一直認為一分地能收多少是天註好耶。插秧期的福壽螺吃秧、鳥玩秧,成熟期的天災、鳥害、歉收的苦惱、豐收的敗市...躲過了一關,天曉得下一關如何過?有人能躲過螺害,卻逃不過颱風,有人卡在螺,後續也還好,有人關關過就是賣不好.....。總覺得最後的結果其實都差不了太多。不過也漸漸能夠理解全農的人完全以此為生,一次就是幾甲的田地要照顧,為何如此計較了(只是不要毒鳥啦!)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