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

2014-04-12 (w4)搶水

台中秈10-Day29        高雄145-Day31
        來到宜蘭才聽說夏季是宜蘭的枯水期,這對西岸長大的我而言是個很大的shock。西岸在我小時候,十幾二十年前,四月是梅雨季,五、六月天氣漸熱,對流旺盛,雖不至天天下,但熱到受不了,老天總是來個及時雨。七八月更不用說,颱風一來,雨要多少有多少。實在很難想像在春耕之後會面臨枯水。

        來到宜蘭已經一陣子了,雖然覺得這裡雨比其它地方多很多,但春耕後,似乎也覺得水不夠,因為這樣,這幾個星期假日一到宜蘭第一件事就是巡水。

        鄉里間平常大家都很好相處的,但一說到灌溉用水,因為大家的耕種時間都一樣,你要用水,我也要用水,大家都得靠這裡的水滋養才能收成,而且一年也就這麼一季而已,沒了就喝西北風,也就不會太客氣。這時候大伙們也就開始硬起來了。

        原本看著水位低到不行的水圳。一開始也只能等著水來。地主看不下去,指引我們去上游搶水。恒溫順著水圳而上,看到有人把水全堵了,就先拆一些掉,留一半,另一半水可以流到下游去。但水似乎還是不夠。跟地主溝通後,地主也幫我們看了一下狀況,原來是有人沒用自己該區可以截的水圳,改截我們這區的水圳,但截走後,因為高低差的關係,水是流不回來原來的水圳的,造成下游田區都沒水。地主知道後,用比較大的音量跟對方溝通,幫我們爭取到水。看到水能順利流進田區,心上的石頭終於放下了,也了解到水圳的水不能亂截,自己要截水前,也要考量會不會影響到下游田區的人。

        過沒幾天,看著伙伴在Facebook上的動態:

趁著夜黑風高,去田區「放」水,其實就是搶水啦。沿著水圳上游,該堵的洞就堵,該踢的石頭就踢,看著水湧進田區,心中感慨萬分。


        想起小時候,雖然有雨水,但上游的田區把水完全堵死,在下游的我們也是截不到水的。那時候白天搶水,是要大動肝火的,有時候緊張起來,也不管手上拿的是什麼耙子還是豬頭,全拿在手上叫嚣,完全沒有平日鄉下人家的溫良恭謙讓。久了,戰線會拉長到半夜。那時半夜二三點,老北和老木會摸黑起來巡田水,我還小,說也奇怪,平常很好睡,但老北和老木一有風吹草動,我還是感覺得到,怕黑但硬是要跟。從房門就抓著老木的大腿巴著不放,老木只能拖著一隻有小人的大腿走,連老木要穿褲子也不肯鬆手。最後老木拗不過,還得背著我出門。但走到田區附近的產業道路,就沒路燈了。就在要靠近最後一根電線桿時在老木的背上大哭,亂鬧,不准老木過去。太暗了,我不敢過去。那裡會有魔神啊。

老木氣到一頓叫罵,我還是不肯停止哭鬧,要轉頭把我帶回家,我又不肯,要把我放原地,我也不肯,往前進也不行。現在想想...以前的我還真欠揍。

種這一畝田,很多時候總是會掉入時光隧道回憶起從前的點點滴滴啊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