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

2015-01-04 新年開工,一把刀細打

        務農的第一年,楊大哥為了幫新農建立信心,都會把比較好操作的田留給新農,把問題比較多,較難操作的田留給有經驗的農夫或自己留著處理。

      難操作的田,原因很多,有可能是沒重劃過的,水源困難。也可能,田地高低差太大,機器下不去的。或者田太湳,機器下去後可能會卡著動彈不得的。但也因為這些田難操作,我們才得以有機會取得這些田。這些田代耕業者不願意來打田、插秧與收割,因為怕傷了他們的機器,或者怕出狀況會影響到進度。即便有些業者一開始答應來了,處理到一半,見苗頭不對,也就走了。徒留著一群農人原地錯顎。不然就是要求要多付一些費用。有鑑於此,為了更能掌握整個春耕節奏,確保農事順利。去年底收割後,很多夥伴開始試著自己去或借或買,學習操作農機具。楊大哥為了解決倆佰甲內夥伴遇到沒有人願意代耕的這種困境,向代耕業者阿興師傅學打田。好掌握來年的春耕,恒溫也是在這個契機下,跟在楊大哥旁邊學。

      要操作這些代耕業眼裡不合經濟效益的田,就要自已能夠全面掌控各個環結。 去年恒溫跟著楊大哥學打田,之後再跟阿興師傅借機器自己打。未來希望能不依靠代耕業者也能自己把田打好。避免以後如果代耕業不願意打田。今年目標就是希望自己的田自己打,不用怕業者不處理而犯愁。而且自己來,才能體會業者的辛苦,大家彼此互相尊重,否則,只會一味地怪業者打不平,要求東又要求西的。業者也覺得我們難搞。

       去年一把刀在撒完田菁後,內部討論時就幾乎確定由我們接手這塊田。農夫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堅持,總想要全部自己來。當時恒温就自己進行第一次的粗打-把田菁打入田裡(在打之前灑了了一些粗糠和米糠進田裡)。而今天進行的是一把刀第二次打田(細打)。


路很小,要有人在前後看著。避免卡到田邊的電線


打田的機器背後有掛刀具,頭輕腳重。

很旺盛的水草,漂亮但很惱人

       因為一把刀,是一塊塊的田相連,像一個長廊一樣,所以機器要一開始就走到最裡面,要從最裡面的田開始打。再往外開出來。而開進去時沒有路,就要穿過自己的田,一塊一塊地走進去,機器走過田梗會被破壞掉,要馬上下來把田梗補回去,否則田水會流掉。(田水流掉,水不夠多,是沒有辦法打田的,要再次蓄水才行。)

下田囉!一路往最裡面衝!


       恒溫一個人打田,沒有人幫忙協助,所以機器開開停停的,打完一塊進到下一塊後就要下來把機器硬壞掉的田梗再補回去,以防止田水流失。田水流失,水不夠多,田土就不會平均地沉澱填平。


去程補田梗

堵水!

最裡面的一塊田先打平並再次蓄水

       最裡面有兩塊田因為田底破了洞,怎麼蓄水都沒有用,水都會下到地下水層。所以田都乾乾的。

打完田,回程要再把田梗補回去。

機器一去一回總共要修兩次田梗 orz

最裡面的田乾的

外面的田有湧泉,不怕水不夠。

       今天打田的進度較慢,不如預期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水放的不夠多,所以拖平的部分也不理想。

打完田太陽都西下了
水不夠多,打完田後土還露在外面。會造成田不夠平整

       打完田,食客一隻一隻飛來吃蟲。吃得毫不客氣。希望吃完後不要拍拍屁股就走,施一些磷肥當回饋,當個好客人。


傍晚了打完田收工,曳引機要上到產業道路。因為曳引機是前輕後重的機器,試了兩次都失敗。剛好被我記錄下來。




頭輕腳重,就這樣...orz

留下田間奇景

這其實很危險,如果翻了,後果不堪設想。 好在老天保佑,雖然沒有成功上來,但也沒有翻車。只好趕快打電話請老師傅來幫忙。老師傅果然有經驗,即便車子已經前半朝天了,也可以順利開上來。這次經驗,也學到了,這種有高低差的地方,還是要用後堆的方式開上來。

徵心話:

種田,有時候也是搏命換來一餐溫飽的。發生這次事件後,每每恒溫打田,在家裡總是提心吊膽的,有時打田太晚回家,就會一直胡思亂想,想要打電話,又要拚命克制自己。

以後也不會想說代耕的錢好賺,坐在車子裡繞繞田就有錢收。人家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在賺錢的。經歷過才會有同理心、才能真正去除那些偏頗的認知。
其實這些事在小時候父親種田的那個年代也曾經過,但,或許是父母怕小孩子知道總是輕描淡寫。而小孩也只是在岸上看的,感覺不痛不癢。直到長大,自己親身經歷的那一刻才知道這過程的驚心動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