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

2015-03-04插秧前細打拖平

        今年細打,由於沒有人可以幫忙在曳引機開過之後馬上把水堵住,所以乾脆請同樣也是友善耕作的小農-游樂園來幫忙。小游是我們先前在日禾蔬菜班認識的小農,去年底,小游也辭去日禾的工作,專心全農,還貸款買了自己的曳引機。一來是小游以前就熱心助人有口碑,二來是貸款壓力應該不小,三是我們的田大概慣行的代耕業者應該會找千萬個理由拒絶我們。所以我們請小游來協助。

游樂園,打田前先拜拜,希望一切順利平安。

        細打有三個步驟:打鬆、拖土、拉平。跟粗打比起來,多了兩道工序,不好賺。

        尤其這拖土拉平這兩道工序,影響整個春耕至深,拖得平,整個田區控水才容易,才不會在同一塊田,有些地方淹得到水,有些吃不到。淹太深的地方會有螺害,表土露太多的則會長雜草。對慣行農法來講有螺灑藥,有草下除草劑就解決了。但不用藥又手撿螺的友善耕作,就要撿草撿螺撿到發瘋了,所以這兩道工序要好好做,否則整個春耕就有得忙了。這種細工,除了田的土要夠厚,也要有經驗的老師傅才做得好。偏偏一把刀是田土薄,地勢高低不平差很多,想要把高處的土撥到低處,就會發現高處的土不夠多,挖到低處後,高處就沒田土,只剩石塊裸露。再加上小游和恒溫新學打田的倆位新農,一整個頭殼抱著燒啊。只好倆人作伴,互相加油打氣,輪流上場打,一個在上面打,另一個在下面觀摩對方的打法,一方面保持體力,一方面互相切磋學習和作伴。

靠建築物那端地勢高,但田土薄,把土從那端拖回來,那邊就只剩石頭了

小游的新車打在一把刀的田裡,一直傳出咔啦咔拉打到石塊的聲音,應該很心疼吧。加上倆人沒有深厚的經驗,一分地要打一個多小時,朝六晚七的,實在很操。

火犁仔最怕的石頭公

新車打到石頭,應該很心痛

細打拖平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

徵心話
種田有人陪伴,真好。謝謝小游,足甘心。

有時會想說田土太少,那就學一些慣行的老農,去叫個兩車的土來填就好啦。兩車的土不便宜,萬把塊的填一分左右,要是要填好一甲地,那費用可能要賣米賣到兒子都要娶親了才會賺回來。撇開費用問題,如果買來的好土能用,那是不是代表有某個地方的好土被挖走了,那原來的那塊地怎麼辦,是不是會失去原來的樣貌而無法耕作或使用?或河川或山坡地被破壞?又或者都沒有問題,也讓我們好好耕作,但會不會因為變得好操作了就被地主收回,轉租給其它人?唉,好田輪不到友善耕作,不好操作的田又不能放棄。有時真會令人心灰意冷。只能安慰自己---這就是我們友善的價值---Orz。


恒温
青松大哥說,稻仔細醜醜啊水。我想田也許也是醜醜啊水。未重劃的田雖然脾氣古怪,又難維護,但每每想起這片被人放棄的田有人可以照顧,有水鴨,青蛙可以在這片美麗的湧泉田上玩耍,而不是被拿去種水泥。而他也會回報我們稻穀,那不就是很美好的事了嗎?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