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

2015-03-10 一把刀插秧(高雄145)

        預計今天一把刀插秧(高雄145),昨天下午就到田裡把水放掉,夜裡雨下不停,怕水洩不掉影響今天插秧,整晚實在很難睡,早上六點起床出門,再次巡水,確保水位夠低,土表半露能夠插秧。還好,只剩最後一、兩塊還沒乾,其餘的大致上沒問題。雖然如此,心中還是很忐忑,畢竟這塊田去年被代耕嫌棄過:一對兄弟檔的代耕業者,下車看到滿田的粉綠狐尾澡就馬上說這是湳田他們不做,隨即揚長而去,徒留一群錯愕的新農。後來是廖老闆來幫忙,插一部分,剩下的則硬是借來行走式插秧機才解決問題。

(這塊田區,去年也有來幫忙過,多少也知道它的狀況,記錄在 2014-03-17 觀摩別人的田區)

當初在決定是否接一把刀的時候,當時有聽聞前輩說代耕業者-廖老闆有答應過,一定會幫忙插。而且楊大哥還說接手這塊田,可以免費出借開溝機(免費力量大XD)。就毅然決然硬著頭皮接下來試做看看。(現在回想,真是傻傻的XD。阿就是因為太難做了,所以大家大力支援啊。)

雨下不停,水排不乾,只有一半的田土裸露,還有一半仍在排水。



連日大雨,水又濁又急

最後幾塊的田狀況一直不好,石頭比土多,高低不平,排水也最慢。
  11點,廖老闆終於來了,之前一直聽小間的老闆娘誇廖老闆人很好,但未曾謀面,今天終於見到面了。廖老闆一到,就一股勁地把車開下田,連想都沒想。好歹去年經歷過一次卡在這裡的經驗,稍微怕一下嘛。看他下田的樣子,實在為他捏把冷汗~



下田囉!

下了田,廖老闆就先把靠近馬路的一分地插好,看著他順利完成一分地,大夥放下心中大石先放飯去。
補秧的廖太太。

  恒温快速扒完飯,趕緊先回田裡去看看有沒有要支援的。就遠遠望著廖老闆的車以一種詭異的姿態橫在田梗上。幹!不會吧,頭皮一陣麻,衝上去。馬的!真的卡在田梗上了。所有不好的念頭都出來了:對廖老闆感到抱歉,怕傷了他的生財工具、怕延宕了後面其它人的插秧、怕這片連連相串的田沒法順利完成插秧.....。怎麼辦,有點慌,漸漸六神五主,這下怎麼辦。這時大家也紛紛丟下便當趕來支援。有的拿圓揪試圖把輪子挖出來,有的打電話聯絡能拖吊的車,恒温也試著連結阿興師,看能不能派車來救援。只是這種春耕時節,大家忙著打田,那裡能有剩的車可以協助。只好請廖老闆先吃飯,其它倆佰甲伙伴則在機器前左看右瞧,看能不能試著徒手把機器挖出來,顯惠姐則是幫忙按捺廖太太。


深陷泥淖,動彈不得!

        廖老闆吃完飯後,馬上又回到現場說試試看再把他挖出來。映德,文昌,憲忠,廖老闆和恒溫就輪流舞著尖鏟,挖呀挖,然後試車,不行,再挖!最後把兩個前輪前半的土挖了大半出來,廖老闆要我們把鋁梯放到前輪下,我們一邊頂著鋁梯一邊拉車,前進,還是空轉,於是廖老闆倒退了一下又再前進,好像有進步一些!再來!於是來來回回十次左右,車子終於爬上了梯子脫困!當時真想大叫!本來以為廖老闆會生氣說不插了,沒想到一回頭,廖老闆已經開始插了起來!心中真是無限的感恩!更感謝映德,憲忠,文昌,一個下午,在寒冷只有13度的雨中、泥中,一直來來回回的幫忙放鋁梯,拆田埂和搬秧苗。沒有這些夥伴,今天絕對不可能順利的插完這一把刀。
廖老闆吃飽上工,先把輪子上的土挖出來。


機器卡在田梗上,田梗太軟,沒有著力點


四個硬漢拚命拉,硬是把機器拉上來


架鋁梯,讓機器可以爬上來
爬出來後立即開工
  終於結束這一天的工作,雖然最後為了安全與後續行程考量,仍留下四塊田沒插,但相較於去年同一田區操作,已經進步了(多插了一塊)。



  第二天,為了趕在秧苗還新鮮要趁早處理,一早起來憲忠就已經調度來一台行走式插秧機,並和其它夥伴來田裡幫忙插秧。效率當然沒有新式插秧機好,但卻能行走在湳田裡,算是湳田救星。就這樣,靠著夥伴的幫忙把最後四塊田補秧起來。
行走式插秧機-湳田救星
倆佰甲伙伴-義漢協助插秧

後記:
  卡在田裡時,廖太太、廖老闆給了我們好多建議。其實,我們也有考慮過各種想法:有想過是否就改作其它作物,像種蓮耦、荸薺之類的,一來種點不一樣的有新鮮感,二來適地適種,而且有時可以用來辦體驗活動好像也不錯?也有想過花錢整修,請挖土機整地,把地洞補起來,買土來填,一勞永逸,但又怕改好了,變好種了會不會就被收回去了?如果要求和地主簽約,曾走過耕者有其田時代的老農,肯嗎?而且花錢整地的支出也不是一筆小數目。又或者乾脆就放棄最後幾塊田,當作不存在,但每塊田都是那麼得來不易,輕易放棄談何容易。
雖然這些念頭都曾浮現過,但一時之間還是難以選出一個方向。也許完整操作完這一年,在這一年,從操作中思考,慢慢想再來決定,態度會正確一些。


徵心話

  • 帶著小孩站在田邊,其實沒能幫上什麼忙,唯一的功用僅僅只是陪伴。希望在另一伴心灰意冷時,回頭看到有人陪著,能安心一些。
  • 陪伴很重要。從農之路還好有倆佰甲的伙伴一路相挺扶持,才能一直堅持下去。不敢去想,如果今天廖老闆不插,倆佰甲伙伴不在,會是什麼樣的情景。註:倆佰甲,為什麼要有人字旁,就是希望從農之路,有人相互陪伴!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