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足米。無農藥、無化學肥料,當然也不用除草劑。接受老天要給予我們的,尊敬每一個和我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物種。

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

2015-04-08 第二年春耕策略及心得-part I

秧苗

去年鬧秧荒,原訂的秧,因為連日的冷氣團,讓秧的成長速度比預定時間慢很多,大家都搶不到秧,以致原本計劃跟慣行錯開的插秧時間,因為慣行也拿不到秧而撞期。大家搶成一團,只好發現苗場有秧就去搶,根本就管不了什麼表訂時間。

  今年原計劃3月中會到的秧,在育秧場告知會提前3週(因為今年天氣太暖了!!),在3月第一週到貨,大家都慌了。為什麼慌?秧苗提前到,意味著細打要提前打,才來得及插秧。要細打、拖平、把地整理到可以插秧必需還在插秧前3天完成,因為要留著3天讓整理好的田水的可以沉澱。一週扣掉3天,只剩四天可以處理細打拖平的事。但這時候,大家都要細打,連代耕業者自己的田也都要打。就不是你希望打田什麼時候打就可以什麼時候打,開始打電話搶人搶機器,希望電話另一頭的師傅不要拒絶你,心當然慌。每年到這種時候,心臟都要很大顆。隨時都要接受突如其來的變化,然後趕快想備援計劃來應變。

  不過今年伙伴已經有分散秧苗,種的米種多元化,減少集中在少數秧苗場上的困擾。當然,除了憲忠去年自己育秧,今年更多夥伴自己育。原嵩、恒溫、義翰採用乾式育秧。原嵩還要挑戰手插6分。
部分來自於秧苗場

也要試著自己育


撿螺?控水?


  這次,原本我們不撿螺,改為控水,以水位高低控制螺的出沒。
在秧苗還小的時候不放水,直到必要時才快速淹水,淹完後立刻把水放掉,防止螺出沒把秧吃掉。等秧苗稍微穩定後,就可以放水淹田,改為控制雜草生長。這種方式,看起來似乎可以省很多撿螺的工,但其實,想省這道工,在打田時就要比別人下更多的工。細打拖平要把地整的很平,否則是無法進行快速淹水的。所以這塊地,我們就打了三次。
一來是今年春耕,因為有了小孩,帶著撿螺不方便。二來是趁著這幾年還有很多熱情可以燃燒,各種方式都可以試試、觀察,有了心得再來決定那個方式比較適合自己。
雖然最後,秧被吃了一大半才警覺原來水要放到整個乾掉,螺才會不出現。以我們操作一把刀片片相連的田,田又沒有各自有進出水,只能從第一片田進水一直進到最後一片田,再從最後一片田放乾到所有田都乾。根本無法短時間內進出水。所以其實沒有條件用這種水位控制法。anyway,有經歷過才知道!也算學了一課。趕緊撿螺、補秧。
  好在今年有娃娃兵生力軍的幫忙,我們自己也撿了一些賣一賣貼補家用。
小朋友們協助撿螺!
微生物菌=>灑米糠

  我們本來就不用化肥,去年操作另一塊地時,也沒有放有機肥。這次新接這塊田,我們想先了解這塊地的狀況,想看看他在沒有任何太多外加的東西下,能夠有多少的產量,再來決定要怎麼去調整。如果要加東西,最好是原本就在這塊地上的東西,粗糠和細糠,是碾米後剩下的天然粑料,是最適合的。而且想到去年在日禾蔬菜課時,吳錫富老師就曾說過,米糠很油,要化成磷質大概需要半年的時間,所以,我們在去年打田時就先把所有的米糠粗糠都倒下去。所以今年的肥料大概就只靠這些糠了。不過我們有做好心理準備,接受產量低的狀況,所以沒有募很多米友。完全就是一個隨喜的狀態。(好歡樂的農法啊XD。)


田地轉換

  去年的田,田土很硬,很薄。今年的田,田土很軟爛,有些地方根本沒土。去年時羨慕別人的田土很軟,覺得軟應該可以讓稻子長得更好。今年自己有機會種在軟爛的田土上了,才開始回憶過去。失去了才懂得珍惜。
去年鄰田沒耕種,大批的螺流進我們的田,有點困擾。地主和鄰地地主常在附近出沒,所以做任何事都受到大家的監督和指教。太多人給不同意見都不知道要聽誰的。今年則沒有這種困擾。不過,可能是大家對這塊地不抱希望了吧XD。對廖老闆的插秧機卡在田裡真感到抱
歉。
軟Q又沒路的田,卡在田裡是常事


能力 Level Up

  去年什麼都不會,經驗值很低,一開始工具能借就借。慢慢的開始買必要的農具。收割後,慢慢有些心得,整個春耕有太多太多依賴代耕一條龍的作業方式,有種喉嚨被人掐住的感覺,在楊大哥的奔走下,由他代頭開始和代耕用不一樣的方式合作,伙伴開始學習除了一般的田間管理外,大型機器的操作,小型農機的採買,倉儲的設立,我們也學著打田。大家在這條路上,各自開始找一個可能可以掌控的點,再由伙伴合作,一點點串起,減少過度依賴帶來的風險。
試著自己打田

倆佰甲

  去年第一年加入春耕,因為還和大家不熟,所以只要有機會就會想要和大家聚在一起,一來是自己不熟悉,總要有人陪伴才有安全感。二來是看看別人怎麼作,可以互相切磋。而且當時小間、食堂,是大家合作幫忙,還有菜園鬧水災時一起搶救,雖然是勞動,但那種合作完成一件美好的事,是令人著迷的。還有農民食堂,供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吃飯聊天,飯都特別好吃,一次可以吃三碗。晚上偶爾還可以聽八卦,幹譙政府。雖然內部大家有些想法不見得一致,但彼此也都很尊重,也保留多元。

去年菜園鬧水,用虹吸法搶救,好懷念啊
今年(2015)新成員參與田間沙龍

  至於今年,好像加入更多新人了。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的新農都是有經驗的關係,還是因為有了小孩後減少參與活動,總覺得對大部分新農都有點陌生,尤其又沒有
一次可以吃三碗的農民食堂,
     一次可以吃三碗的農民食堂,
          一次可以吃三碗的農民食堂,
               (因為很懷念,所以說三次)
更是大幅減少了一些交流。

  夥伴在地紮根,硬體方面除了小間書菜,多了貓小姐食堂。軟體方面,小間供應學校友善食材,原嵩和koala則是將友善、永續的概念引進學校,讓學生不僅吃到,也了解和實作。
相較於去年較多一般友善操作外,樸門的勢力也漸漸在這裡壯大,原嵩和koala也將樸門的概念帶進校園。也有看到小農和學校大家同心協助推廣食農教育。

徵心話:

  • 所謂的SOP都是可遇不可求的。很少真的能夠天時地利人合。但難道無法全部天時地利人合就不做嗎?好像也不是醬說。就盡本份,然後看天吃飯吧。(每次春耕都像在玩闖關遊戲啊)
  • 心中永遠要放著一本開開心心做農夫守則。不如意的時候就翻一翻第一則,看一看:開心就好 ,太煩惱、不開心的不要做。
  • 因為學會了打田,所以在春耕時期,要四處幫伙伴細打。導致沒有空管理自己的田區。以後應該要和細打的伙伴換工才對。打田時,伙伴幫忙到我們的田區撿螺或挲草。春耕時的節奏很快,螺和草的問題,如果沒有在一剛開始就壓制住。後續要處理,就會花上兩三倍的時間。等到幫大家打完田能夠回到自己的田裡,就都失控了。不是被吃得差不多,就是草籽已一發不可收拾。如果用換工的方式,伙伴付的打田費用較低,打田時他的田區什麼事都沒辦法做,就可以先來我們的田裡幫忙。我想這樣對雙方都可以互惠,以後也才不會因為怕要幫別人打田沒自己的時間顧田而推萎,造成伙伴找不到人幫忙打田,我們自己的田做不來的冏境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